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外公的博客

心情特好

 
 
 

日志

 
 
关于我

喜好创作,已在中国作家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古洞风云录》、《瑶王赵金龙》第一卷《风云祠堂圩》、第二卷《鏖战三府城》150万字,在全国各地报刊杂志发表诗词散文600余件。

网易考拉推荐

三苟局长   

2009-09-17 07:58:1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苟癫子当上了教育局长,真是祖公老子转了侧了!不,人家修了八辈子的阴功,还去拜了佛呢!

    一个卵子教育局长有什么了不起,值得去修阴功积大德?

    不要小看了,教育局长可是个肥缺,你不看,上一任倒一任,哪一个不建别墅,腰缠万贯?大历县虽然是个边区小县,可也管得着三四千号教师,一个人送一百就是三四十万!

    三苟可是个癫子,他是中文系毕业的,不晓得算数,人家说癫子就晓得癫起进,不晓得癫起出,三苟可不一样,他老婆总讲他癫起出。

    “喂,杨局长蛮。”一个老朋友,哥们打来的电话。

    “什么杨局长,你就叫苟局长好了。”三苟打开手机笑了笑道。

    “不,你现在是局长了,不能再苟呀苟的了。”

    “苟乡长苟书记我都当了,就不怕当苟局长了。有什么事?我还要开会。”

    “你忙你忙,今天晚上到你家打麻将。”

    “我抠鼻子摸眼睛都不得空,哪有时间打麻将。”

    “不要紧,有嫂子在就行了。”

    这个年月,十亿人民九亿赌,苟局长当然也得赶上这时代的潮流,当乡长书记时,偶尔玩上几把,也不计什么输赢,本来就打得少,而这干弟兄又一点客气都不讲,当了书记就像是吃大户了,总想到他这里来捞上一把,公平竞争,当然不得让他,输赢都有。今天又说来打麻将,老实说,就那不到两千元一个月的工资,用来糊口倒也可以,如果是输了,那是划不来的,所以,苟局长也不想打。

    “快来快来。”晚上回来,果然麻将声声,老婆子连连叫道。“我今天手气特好,赢了万把块钱了。”

    “乱弹琴,哪有赢万多块钱的,你们打好大?”苟局长听后特别地吃惊道。

    “打五么五的。”

    “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老同学左撇子说。“我们是打五十、一百、一百五的。我飘了二个,今天嫂子手气好,当然要赢。”

    “我们只打五块的,上面有规定,打十块的就违纪了,这不行。”

    “就你原则性强,人家当大官的,吃喝嫖赌一条龙服务,他又违了哪条纪了?”

    “那我管不着。”苟局长说。“我们是老同学,你们来耍,我不反对,你们这样搞我可不欢迎。”

    “才当了个卵局长就尾巴翘了,嫂子赢了就赢了,我们也不想输。要么就你来摸几把。”

    “打这样大我可不来。”三苟说。“我哪有那样多钱来打!”

    “我有钱,先借你五千,谁叫我们是老同学。”

    “那更不行。”苟局长说。“天上哪有馅饼掉。老同学,讲实在的,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

    “爽快,爽快,到底还是老同学。”左撇子说。“不瞒你老同学说,我们教育系统不是每个学校都要配电教设备吗?老同学,只要你点个头,把这笔生意照顾一下,不说这万把块,就是一二十万我也会给的。”

    原来如此。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肠,可是,多年的弟兄老同学也不能得罪呀,苟局长于是说。“老婆子,把钱退给他们。”

    “这……”

    “这什么这,叫你退你就退。”

    “我的局长大人,愿赌服输,我们输了怎好要她退。”

    “你们当我是弟兄,当我是老同学,就收回你们那些钱去,我辛辛苦苦几十年的名声不能被你们几个钱就毁了。”苟局长认真地说。

    “这怎么是毁名声?”左撇子说。“人家当大官的赢了钱不照收来误,就你赢这点钱算个屌。何况又不是你赢的,是嫂子赢的,你也管得太宽了。”

    “我们是好朋友我才这样讲。”苟局长见左撇子还在讲这样的话,于是有点光火了,大声道。“如果是其他人,我早就轰出去了,你们还不知道我这臭脾气。”

    “好好好,我的局长大人。”左撇子见苟局长如此讲,确实给了他们面子了,只好说。

    他娘的苟局长是个大蠢子,红黑不进油盐!

    本来也是,记得他在当乡党委书记时,人家歹徒绑着炸药包,他硬是去抢,差点上了西天,住了两三个月院才算捡回了条苟命,你说蠢不蠢?大概因为这个蠢字,得到了上级的赏识,安在了教育局这个肥缺重位。

    今天是钟麻拐请客,在大历县最豪华的隆旺大酒店,一般来说,这样的地方苟局长是不去的,可是,钟麻拐是市里一位重要领导的弟弟,不去是不行的。

    “啊,苟局长。”钟麻拐很亲热。“我哥哥说跟你很熟,难得你赏脸,来,干一杯!”

    “干!我们都是弟兄。”

    三杯茅苔穿心过,两朵桃花上脸来。经不住称兄道弟,不,还是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是市里的重要的大官的亲弟弟?宰相府里七品官!醉了,不喝都得醉。

    半夜醒来,苟局长吓了一大跳,他就睡在宾馆单间里,边上还有一位小姐陪着。

    “你……”

    “局长大人,我来侍侯你。”小姐说着就动手解苟局长的衣服。“刚才你喝醉了,我不好惊动,就这样陪着。”

    “你……”

    “是他们背进你来的,也是他们安排我专门陪你的,你放心,我还是处女。”

    “乱弹琴!”苟局长一脑间坐起来,穿上鞋子就往大门冲。

    “呜呜。”

    “我不搞你,你怎么哭了?”苟局长转过来道。

    “你不搞我,他们晓得了,不但不给我钱,还会打我的!”

    “真他娘的混蛋!我这里有两百块钱,拿去,我走了!”说着,也不管那小姐哭还是不哭,反正他一走了之。

    第二天,他想把这件事告诉县纪检会,然而,既碍着大官的面子,又碍着自己的面子,他娘的,一母所生,贤良不等,这种人少接触。

    原来如此,只要手中有点权力,什么金钱美女,什么葡萄美酒夜光杯,什么兰陵美酒郁金香,一切都来了,县委政府安排我来是干什么的?不就因为前几任都倒了吗?绝不能辜负了上级领导的栽培和期望!

    他娘的,开会!

    于是,苟局长将三个副局长和纪检书记叫来,大声宣布道:“今年,我们有三项大工程,一是各校配置电脑搞电化教学,二是新建教育大楼,三是十个乡镇兴建教学楼,投入资金六千万元,三项工程一律由集体研究决定,一律公开招标,任何人不准做小动作。讲明的,现在是五五谱法了,还要知法犯法,那就怪不得别人了,反正谁违了法乱了纪,谁出了事谁坐牢,到时不要讲我不挑担子!”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