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外公的博客

心情特好

 
 
 

日志

 
 
关于我

喜好创作,已在中国作家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古洞风云录》、《瑶王赵金龙》第一卷《风云祠堂圩》、第二卷《鏖战三府城》150万字,在全国各地报刊杂志发表诗词散文600余件。

网易考拉推荐

楔 子 四处狼烟惊边报 道光皇帝坐龙庭  

2010-01-23 08:59:04|  分类: 长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楔 子

 

四处狼烟惊边报 道光皇帝坐龙庭

 

四处狼烟平地起,豪雄大闹中原。

美英列强虎眈眈。

内忧何日解,外患更难芟。  

 

且看金龙出大洞,掀他地覆天翻。

道光皇帝笑龙颜。

任它天下事,但听《鹊桥仙》。

调寄《临江仙》

 

 

“豪雄大闹中原,掀他地覆天翻。”大清朝真是多灾多难,外有列强虎视眈眈,妄图蚕食瓜分中原;国内狼烟四起,东南西北到处爆发农民起义,特别是南面瑶王赵金龙,他号称“大朝王”,改年号为“金龙元年”,立志“打到北京去,杀死道光皇”,谱写出了一曲惊天动地的壮丽凯歌!而软弱无能的道光皇帝,一方面对外屈膝妥协,一方面对内残酷镇压,另一方面却仍然是醉生梦死,依旧过着“但听《鹊桥仙》”的生活。一首《临江仙》,就道出了大清江山摇摇欲坠的本质。

山苍苍,水茫茫,新田出了个大朝王。

大朝王,出深山,一仗打到大平原。

金龙出大洞,海马归池塘(祠堂)。

打到北京去,杀死道光皇!

道光帝,着了忙,五省大兵压洋泉。

在湘南民间,一直流传着这首歌谣,说的就是赵金龙的传奇故事。

真是:

一代瑶王,重写历史,卷起千古传奇风云!

江湖儿女,义重情长,谱就三卷玄幻新篇!

缠缠绵绵,离离幻幻,人生谁能定论?

诡诡异异,迷迷离离,神鬼幻化五行。

话说道光年间,大清朝积贫积弱,鸦片泛滥,官员们萎靡不振,苟且偷安,统治者骄奢淫逸,闭关自守,对外弱软无能。不,不能这样说,道光帝对外也不是一味地软弱,他一生中最大的一桩事莫过于查禁鸦片了。道光帝在汹涌而至的外国鸦片面前,采取了先王一贯坚持的禁止政策。他派林则徐以钦差大臣身份赴广州禁烟,后来又任林则徐为两广总督。

林则徐到广州后,为了中华民族的独立和尊严,严厉禁绝鸦片走私,非常得力,把缴获的鸦片全部在虎门烧毁,这就是中国历史上的一大壮举!林则徐于1840年6月3日在虎门举行了震惊中外的“虎门销烟”,这一壮举,确是振奋人心,树立了中华民族的高大形象。然而,由于清王朝内部勾心斗角,争权夺利,甚至于卖国求荣,林则徐禁烟有功,反而被昏庸的道光皇帝所罢黜,而导致了鸦片战争的丧权辱国。林则徐被罢黜后,他想到的不是个人的祸福荣辱,而是国家社稷的兴亡,冒死上道光皇帝说:“外国侵略者虎视眈眈,不要‘一着之差,满盘皆错’。”感叹之余,他写下了铿锵的诗句:“进退一身关社稷,英灵千古镇湖山!”可惜的是,虽然虎门一把火,烧出了中国人民的志气,烧出了中国人民的威风。然而,林则徐尽管一颗忠心,却得不到朝廷的重用!

英军不服,也曾与林则徐在广州打了几仗,以英兵的失败而告终,又打出了中华民族的威风。中国民间也出现了小刀会、三元里等抗击英帝国主义的可歌可泣的惊天动地的事迹。

只可惜好景不长,后来道光帝听信谗言,贬了林则徐,发配边疆,使得我国的南大门向外敞开,英帝国主义趁机发动侵略战争。开始,道光皇帝还以为不可怕,“天朝”地大物博,人口众多,怎会被英美那样的小国所吓倒?由于当时闭关自守,根本不知道人家国力之雄厚,国度之大小,总以为中国是泱泱大国,所以总称人家为小国。

然而,中国的皇帝并不能左右一切,人家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等八国联军就不听你这个中国皇帝的,他们对中国早就垂涎欲滴,虎视眈眈。英帝国悍然发动了鸦片战争,八国联军有洋枪洋炮,我们中国自己发明的火药自己不会用,反而被人家利用造成了洋枪洋炮,来打中国。而我们中国呢,还是停留在大刀梭镖阶段,怎能与人家抗衡?挨打也是活该!因此,清军被打得个落花流水。

当英国舰船北犯,到达天津海口并向清政府提出割地赔款要求时,道光帝这才傻眼了,害怕了,立刻从主战的立场转变为主抚即妥协的立场。他派投降派琦善为钦差大臣到广东与英国谈判,要求琦善坚持一个策略,就是:“上不失国体,下不开边衅。”很明显,意思是既不要给英国割地赔款,又不跟英国发生军事冲突。多么幼稚可笑的道光皇帝啊!这不就等于说,既不让闯进屋里的强盗抢走东西,又不必跟他搏斗。

琦善可不是儍蛋,他本来就是一个主和派,对林则徐的做法早就不满,为此,还被林则徐参了一本。他认为英国的侵略战争就是林则徐禁烟而得罪了洋人,在朝中曾多次与林则徐针锋相对。须不知,豺狼就是豺狼,狼吃小羊总是要找借口的。于是,他利用手中的权力,对英方让步,你想一想,豺狼进了屋,你打它不赢,它不叼点东西是不会走的,所以,琦善就私自允许将香港割让给英国。道光帝知道后大怒,立即下旨将这卖国贼琦善锁拿归案,并先后派杨芳、奕山对英作战。然而,八国联军军事强大,个个都想将中国这块大肥肉咬上一口,他们怎会善罢甘休呢?杨芳也没有回天之力,阻止不住英军向广州城前进,道光慕陵楠木殿奕山先是冒险进兵与英兵作了一战,打不赢就投降了。道光二十二年八月,英舰开到南京下关江面,道光帝被逼得实在没有办法,只好派耆英和伊里布与英军签订了清朝第一个屈辱条约《南京条约》。落后就要挨打,这可是天经地义的,就这样,中国步入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

对内,道光皇帝为了维护摇摇欲坠的江山,则横征暴敛,增加赋税,特别是对大山区,实行“山田升科”。因此,各地州县借机生财,大肆搜括民脂民膏。人民不堪忍受,纷纷揭竿起义,十余年间,爆发了三十余起农民起义,一时间,东西南北,四处狼烟,豪杰迭起,逐鹿中原。道光皇帝对外委曲求全,对内却毫不心慈手软,一律派大兵镇压,血雨腥风,笼罩着整个中原!

尽管内忧外患满中原,群雄逐鹿闹翻天,道光皇帝仍然是华衣锦食,宴舞笙歌,一派升平。

这就是开篇那首《临江仙》的精华所在,诉说的就是这样一部清朝丧权辱国镇压民众的历史,把个道光皇帝写活了,管他活与不活,当时的政治社会就是如此!

这样腐败的清朝能够统治汉人三百年,真是叫人不可思议!叫人感到耻辱!不过,也请你不要忘记大清国的光荣历史!

清朝开基的地方,是在山海关外沈阳东边。初起时,只一小小村落,聚群而居,垒土为城,地名鄂多哩,人种叫作通古斯族。相传,通古斯族的远祖,在唐虞以前便已居住此地,称为肃慎国。后来,他们子孙繁衍,越来越多,越来越强大。直到帝舜二十五年,即明朝万历四十四年,努尔哈赤,就是大清国太祖高皇帝,他们的势力就更加强大了。太祖有十多个儿子,第八子皇太极最聪颖,太祖便立他为太子。除太子外,还有二子亦是非常骁勇,一名多尔衮,一名多铎。后来他们攻进中原,入关定鼎,建立大清国,就是由太子挂帅,多尔衮和多铎全力奋战而一举成功的。有了这样强大的国力,太祖高皇帝努尔哈赤遂于天命三年四月,择日誓师,决意攻打明朝,称霸中原。

要攻明,当然得有他的理由,满洲国主努尔哈赤就历数了对大明朝七大恨,谨昭告于皇天后土曰:

我之祖父,未尝损明边一草寸土,明无端起衅边陲,害我祖父,恨一也;

明虽起衅,我尚修好,设碑立誓,凡满汉人等,无越疆圉,敢有越者,见即诛之,见而故纵,殃及纵者。讵明复渝誓言,逞兵越界,卫助叶赫,恨二也;

明人于清河以南,江岸以北,每岁窃逾疆场,肆其攘夺,我遵誓行诛,明负前盟,责我擅杀,拘我广宁使臣纲古里方吉纳,胁取十人,杀之边境,恨三也;

明越境以兵助叶赫,俾我已聘之女,改适蒙古,恨四也;

柴河三岔抚安三路,我累世分守,疆土之众,耕田艺谷,明不容刈获,遣兵驱逐,恨五也;

边外叶赫,获罪于天,明乃偏信其言,特遣使臣遗书诟詈,肆行凌侮,恨六也;

昔哈达助叶赫二次来侵,我自报之,天既授我哈达之人矣,明又党之,胁我还其国,已而哈达之人,数被叶赫侵掠,夫列国之相征伐也,顺天心者胜而存,逆天意者败而亡,岂能使死于兵者更生,得其人者更还乎?天建大国之君,即为天下共主,何独构怨于我国也?初扈伦诸国,合兵侵我,天厌扈伦启衅,惟我是眷,今助天谴之叶赫,抗天意,倒置是非,妄为剖断,恨七也。

有了这样堂而皇之的理由,他们就大可进兵了。于是,他推翻了明朝,建立了清朝,易国号为大清,改天聪十年为崇德元年。

大清朝本就是满人推翻汉人统治而建立,他们的江山是马上得来的,是血战得来的,当时也是威风八面,在康熙、乾隆年间,也曾辉煌了一时,号称“大清帝国”。

到了嘉庆皇帝,朝运日趋跌落,公元一千八百二十年,嘉庆二十五年,嘉庆帝驾崩,次子爱新觉罗·旻宁继位为帝,年号道光。

道光帝在历史上的评价是:勤俭守成帝,忍辱第一君。

何谓忍辱?乃对外国侵略者忍辱也!对内却不忍也!

 

道光十二年正月二十四日,公元一千八百三十三年二月二十六日。

北京紫禁城内。

曙光初上,天空平和柔顺,一望无际的蓝天上飘着白云,初春的凉风幽幽,给人一丝丝的凉意,虽然寥寥无几的没有几棵树,然而,几只晨起的麻雀,从瓦檐中钻出来,欢快地跳在琉璃瓦面上,飞来飞去,呼朋唤友,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

太阳还没有出山,就射出万道金光,天空中布起了一片红云。金水桥上,一群急于早朝的官员们匆匆地往金銮殿赶去。

金銮殿里金碧辉煌,空空的龙椅高高在上,文武百官整整齐齐地排列在金銮殿龙庭下,鸦雀无声,等待着皇帝早朝。既显得庄严肃穆,又体现了皇室的高贵。这就是中国的家天下!这就是中国千百年来等级森严的根深蒂固的封建制度,这就是天子的威风,没有谁能够改变。

“皇帝驾到!”黄公公拂尘一扫,站在龙椅前大声叫道。

随着公公的叫声,道光皇帝缓缓地走出。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群臣跪地,山呼万岁。

“平身!”道光皇帝高坐在龙椅上,长长地打了一个哈欠。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这好像是道光皇帝的一句口头禅,天天念叨,滚瓜烂熟。这个朝硬难上,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年年如此,天天如此。俗话说:“有钱难买天光觉”,就是皇帝也没有好觉睡,大臣们就更可想而知了,皇帝住在皇宫,近便,而大臣们住在宫外,离皇宫几里几十里,要赶早朝,就必须要起得早,当时没有车,有的就只好半夜起身了!真他妈的不是味,所以,道光帝一上来就是那句话,无事就好回去睡觉。

“启奏皇上,第一次海运漕粮成功。”理藩院尚书、宰辅穆彰阿出班奏道。“九百只船运输漕粮一百六十余万石,全部验收完毕。此乃我大清朝国运昌隆之象,国兴则民安,民安则漕粮盛,臣已验收具本,请皇上御览。”

“准奏!”偏偏这些大臣们又多事,简直是无事找事做,又来奏什么鬼本,于是道光帝打了一个哈欠说。不过,如果这本不趁机快奏,皇帝老儿天天如此无事退朝,那又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奏呢?难的是,皇帝老儿不点头,什么事都不好做,什么事都做不好。你说大臣着难不着难。

黄公公把奏折接过递上。

“启奏皇上,‘钢盐法’改为‘票盐法’成功。”两广总督陶澍出班奏道。“这种任何人只要纳税,都可以领票运销食盐的制度,打破了食盐运销的垄断,降低了盐价,促进了盐的销售,增加了盐税,剥夺了官员利用盐政营私的途径,实乃我大清国昌运之良策。”

“准奏,呈上本来。”道光皇帝说。

“臣有本启奏。”户部尚书英和出班奏道。“北疆平叛奏功,叛臣张格尔自七年起兵以来,历时五年,现已伏诛,喀什噶尔(今喀什)、英吉沙尔、叶尔羌(今莎车)、和阗四城全面收复。特奏请皇上拟旨嘉彰有功之臣。”

“准奏!”道光皇帝又打了个大哈欠,伸了伸懒腰说。今天怎么这样多的本奏?搞得人头昏脑胀的。

“无事退朝!”道光皇帝站起来就要走。

“臣有急本上奏。”宰辅曹振镛出班奏道。

“还有什么本?明天再说。”道光皇帝不想再听什么鬼本了,于是立即宣称说。

“此本关系重大,乃为南面山贼赵金龙造反一事。”

“赵金龙一事,我不是已经派海陵阿前去镇压了吗?小小山贼,何足为虑?退朝!”道光不耐烦地说。

“退朝!”公公叫道。

 

景山。

这是紫禁城北面、御花园后人工造成的一座山。紫禁城坐北朝南,四周是护城河,从南向北行走,过了金水桥就是天安门,从天安门一直进就是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乾清宫、交泰殿、坤宁宫,接着就到了御花园,出了御花园过护城河就是景山。这景山就是当年挖护城河时的泥土堆集而成,上面有一个八角亭,飞檐琉璃,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二月的春阳,照得人恹恹欲睡。

翠被生寒压绣裀,

休将兰麝薰; 

便将兰麝薰尽,

则索自温存。

昨宵个锦囊佳制明勾引,

今日玉堂人物难亲近。

这些时坐又不安,睡又不稳,

我欲待登临又不快,闲行又闷。

每日价情思睡昏昏。

亭台上飘散着靡靡之音,几个宫娥正在唱着昆曲《西厢记》,道光皇帝与一群嫔妃在亭中嬉戏追逐。

“好,好,好!真是‘此曲只应天上有!’”道光皇帝坐在亭中石凳上,手敲着石桌,脚踏着节奏,连声赞道。“音韵攸长,宛转隽永,大有《琵琶行》之妙。只可惜阳刚之气稍欠!”

“皇上,这本就是靡靡之音,满带幽怨,何来阳刚之气?”华贵妃玉手纤纤,衣袂飘飘,轻盈婉步上前,伏在道光帝肩上,手指轻弹,柔声地说。

“你们整日里华衣锦食,何来幽怨?”

“皇上你粉黛三千,几曾正眼看过臣妾来,谁不幽怨?!”

“好一张利嘴!”道光皇帝说。“来,我与你轻柔抚摸。”说着,伸手摸着华贵妃的脸。

“皇上,还有我呢!”这时,懿贵妃也轻移莲步,香肩软倚着道光说。

“好,都摸。”道光说。“佳丽三千,我几曾见过她们来,还不是专宠在你们二身!”

“皇上嘴上如此说,可心里不知又想着谁了。”华贵妃说。

“唉,你们真是难缠。”道光帝转过话题说。“我们不讲这些。你看那桃花。”

亭外是一片桃林,只见一片片粉红色的桃花在春风的吹拂下摇摇摆摆,就像那些宫娥翩翩起舞,但这毕竟是二月春风似剪刀,剪出柳丝条的时候了,正月桃花二月李,桃红李白,桃花已居晚期,也有的就随风飘散,落英缤纷,落红成阵了。

道光皇帝手捧酒一樽,对着桃花大笑着说:“三千粉黛随流水,一瓣馨香只袭人。如此良辰美景,大好河山,真是托先帝之洪福,佑子孙绵万代。”

“皇上,你看那‘一只蜻蜓荷上舞,两翩蝴蝶蕊中徊’,好一幅孟春春意图!”华贵妃凑过来说道。

“好景好景,蝴蝶翩翩,蜻蜓点水,这是哪位大家的手笔?”道光帝问道。

“这是贱妃顺口叼来。”

“哎呀!好一张鸟嘴,顺口叼来便是诗,如果一本正经地去叼,不知要刁出多少是非来!”

“臣妾哪敢刁是非?只博皇上开心而已!”

“怎么不是刁是非?”道光说。“现在还是二月,怎么就‘蜻蜓荷上舞’了呢?”

“我这是形容。”华贵妃说。“那不是有蜻蜓吗?”

“蝴蝶呢?”道光说。“二月哪来蝴蝶?”

“就是有蛮!”华贵妃说。“你怎么老是揭人家的短!”

“好,我们不讲这个了。”道光皇帝向南一指道。“你看那紫禁城内,琉璃闪闪,庄严肃穆,先帝二百年基业,就是如此之辉煌!”

是的,你看那紫禁城,南北长三十余丈,东西宽二十五六丈,四面围有高三丈的城墙,城外有宽十七八丈的护城河,真可谓有金城汤池之固。紫禁城有四座城门,南面为午门,北面为神武门,东面为东华门,西面为西华门。城墙的四角,各有一座风姿绰约的角楼,民间有九梁十八柱七十二条脊之说,形容其结构的复杂。紫禁城内的建筑分为外朝和内廷两部分。外朝的中心为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统称三大殿,是朝廷举行大典礼的地方。三大殿左右两翼辅以文华殿、武英殿两组建筑。内廷的中心是乾清宫、交泰殿、坤宁宫,统称后三宫,是皇帝和皇后居住的正宫。其后为御花园。后三宫两侧排列着东、西六宫,是后妃们居住休息的地方。东六宫东侧是天穹宝殿等佛堂建筑,西六宫西侧是中正殿等佛堂建筑。外朝、内廷之外还有外东路、外西路两部分建筑。外东路南部是皇子居住的撷芳殿,俗称南三所,北部是乾隆皇帝营建的太上皇宫殿——宁寿宫。外西路南部是皇太后居住的慈宁宫、寿康宫,北部除皇太后居住的寿安宫外,还有英华殿等佛堂建筑,真是旷古绝代的帝王之家!向北出了御花园,就是现在道光皇所处的景山了。这景山全是人工建造的,也就是在挖护城河时的泥土所堆集而成。上面有景山亭,是一个登高望远的绝佳处!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大清江山永固,万世隆昌。”嘉贵妃也讨好地说。

“一望南国繁华地,江南烟雨四月天。朕多想去领略领略那无限风光。”道光不无感叹地说。“登泰山,跨黄河,过长江,破黄山云雾,赏九疑风光,何时如愿以偿呢!”

“这还不容易!”华贵妃说。“整个江山都是你的,你爱怎样就怎样,只要圣上一句话,臣妾愿陪同前往。”

“是倒是的。”道光说。“乾隆年间,皇祖三次下江南,留下了多少千秋佳话。真是羡煞人也!”

“临渊羡鱼不如下水捉鱼。”懿贵妃也说。“皇上就下个决心去潇洒地走一遭吧!我们也好长一长见识!”

“会去的,我一定会去走一回的。”道光说。“现在还不是时候。”

“现在国泰民安,正是时机。”

“只可惜向北一望。”道光帝又转向北面叹息说。“北面是我们的故乡,却是一片大漠烟尘,滚滚狼烟。哪似中原,地大物博,风光秀丽,鱼米之乡。”

这也是他感叹的,北面大漠烟尘,寸草不生,有什么好留恋的?没有留恋不要紧,反而还狼烟四起,张格尔就率兵造反,闹得道光帝吃不安,睡不稳。还好,扬威将军长龄、陕甘总督杨遇春、山东巡抚武阿隆、甘肃提督杨芳等率领三万多兵马击败了叛臣张格尔,收复了被占领的四城,并诱执张格尔以处死。总算平定了北疆之乱!至今不觉又五年了。

可是,这好像是一根导火索,在中华大地上燃起了熊熊烈火,自此后,中原百姓义军四起,东南西北边报连连,群雄逐鹿,大闹中原,道光皇帝的日子确实也是不太好过。

“启奏皇上,宰辅曹振镛求见。”道光帝正在慨叹之时,黄公公急趋步来报。

“这个难缠的曹振镛,叫他退下。”道光皇帝听后不耐烦地说。

“他说有重要的军机大事启奏。”黄公公如实禀报。

“宣!真是烦人。”道光帝说。“看我不整他!”

“宣曹振镛晋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微臣参见皇上。”曹振镛急步趋上来,跪地山呼万岁。

“好你个曹振镛,你这个无孔不入的家伙,我不是早说了,有事明日再奏吗?你怎么敢抗旨?”道光皇帝严肃地说。

“微臣岂敢抗旨?只因事关重大,不得不报。”曹宰辅说。

“什么事有那么重大,今天你说得好,朕就恕你无罪,说得不好,小心你的脑袋。”道光皇帝说。

“微臣冒死前来,早把生死置之度外,何惜一个脑袋?只为国事紧急,不惜舍身为国尽忠。”曹振镛说。

“好一个舍身尽忠,照这样说,朕就是一个大昏君了。”道光帝气忿忿地说。

“微臣不敢!”

“不敢?你狗胆包天!我讲了有事明天再奏,你却偏要到这里来,这不就是狗胆包天吗!?还说不敢!”

“皇上英明!”

“什么?你说我英明,那就是说朕讲对了。朕讲对了,那朕就是一个昏君了。”

“皇上英明!”

“又英明?”道光帝说。“朕英明就是说你是一个大忠臣了。你是一个大忠臣,朕就不敢杀你了,杀了你就要留骂名。”

“皇上怎么会不敢杀我?杀了我就像捏死一只蚂蚁!”曹振镛笑着说。“皇上怎么会杀我?杀了我谁来为皇上解闷?”

“好,好,好!好你一个油嘴滑舌曹振镛!转弯抹角,就是想保住那吃饭的家伙!难得你还有这样一片忠心,朕现在真的还不想杀你。”道光皇帝被曹宰辅说得笑了起来。“有什么事就快说。”

“自先帝创业,平叛天下,我大清帝国国运昌盛,国泰民安……”

“你到底要讲什么?怎么这样酸溜溜的。”道光帝道。“这些话朕天天听,听都听烦了,无事就退下。”

“北面匪患已平,皇上不必过虑。可是南面山贼赵金龙却已成气候,现在已拥有贼兵数万人,占领了南岭山脉九疑山麓大块地盘,他已经自立为王,改年号为‘金龙元年’,实乃我大清朝心腹之大患也!”曹宰辅不无担忧地说。

“朕不是已下旨派海陵阿前去征剿了吗?”道光还是那句话。

“可是,海陵阿、马韬二将军征战不利,所率四千兵马全军覆没。”曹振镛说。

“有这等事?你们怎么不早报?”道光皇帝气愤地说。

“启奏皇上,皇上日理万机,怎会把这小小的山贼放在眼里?所以,这一小事未达上听,实乃微臣之过。”曹振镛马上把过错揽过来。

“微臣之过,好一个微臣之过!江山大事,你担当得起吗?”道光好像有点着急了。“南边战事现在如何?”

“贼兵声威大振,桂阳、常宁等地瑶民亦踊跃响应,山贼已攻占常宁、武冈、新田等县城,势力扩大到整个湘南以及广西省贺县、富川和广东省连南、连县等地。”曹宰辅说。

“山贼竟敢如此大胆,克日给我剿灭!”道光皇帝愤怒地说。 “命户部尚书禧恩为督剿,征调湘、鄂、粤、桂、黔五省兵力,全力征剿反贼赵金龙,务要设法生擒解京,依法惩治,毋任远窜。”

“遵旨!”曹振镛答道。

“湖北提督罗思举,他善于用兵,北边征剿有功,可谓老练精于用兵者,特调他前来征剿!一俟兵力既足即四面兜围,务必将赵金龙一鼓歼除!”

“遵旨!”

“罗思举未到之前着卢坤兼署提督,罗思举到永州后即着罗思举兼署。还有一个余步云,他也是精于用兵之将,着他克日赶到永州,与罗思举相机商办。”道光皇帝补充说。

“遵旨!”

“海陵阿、马韬为国捐躯,降旨将海马进行厚葬嘉奖,并交部旗查明该提督等有无子嗣,如有,降殊恩,承父职,以嘉其尽忠之心。”

“遵旨!”曹宰辅领旨退下。

真是:布下金钩钓大鲤,安排绞索缚蛟龙。一卷《瑶王赵金龙》,从此英名播太空!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正文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391)|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