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外公的博客

心情特好

 
 
 

日志

 
 
关于我

喜好创作,已在中国作家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古洞风云录》、《瑶王赵金龙》第一卷《风云祠堂圩》、第二卷《鏖战三府城》150万字,在全国各地报刊杂志发表诗词散文600余件。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回 青龙白虎闹锦田 海马大兵压永州  

2010-01-24 09:01:19|  分类: 长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回  青龙白虎闹锦田 海马大兵压永州 - 唐外公 - 唐外公的博客

第一回

 

青龙白虎闹锦田 海马大兵压永州

 

 

巍巍一座大龙山,灵气千钟数万年。

白虎雄浑惊玉宇,青龙勇猛闹深渊。

官兵围剿徒劳力,猎户聚歼亦罔然。

要问玄机何日解,且听作者细疏鞭。

 

道光十二年二月初三,公元一千八百三十三年三月五日。

永州府衙,戒备森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赵金龙起义扰得官府惶惶不可终日,那些州府衙的官爷们,一是怕赵金龙打过来,那可是要掉脑袋的;二是怕剿敌无功,这样是会被革职的。在这样的非常时期,不得不如此。

下午申时,道光皇帝钦点的清军官员们正在商议围剿“大朝王”赵金龙的良策。

“鲍友智、李铭坤率兵两千围剿贼匪赵金龙,仅资堵御,不待兵力厚集轻率进兵而导致惨败,使得贼兵势力日长,从江华打到蓝山,一直打到了宁远九疑鲁观洞。因剿匪不力,特将其以下人员降职调用,责令戴罪立功,以观后效!钦此!”

湖南提督海陵阿宣读了皇上圣喻。海陵阿率兵三千刚刚到达永州,他是奉道光皇帝圣旨前来剿灭义军赵金龙部的。

永州镇总兵鲍友智、永州知府李铭坤因为在围剿贼匪赵金龙的战斗中没有正确把握敌情,草率出兵,导致惨败,被道光皇帝革职查办,故派湖南提督海陵阿前来剿匪。

“不知现在山贼情况如何?”海陵阿问。

“赵金龙贼兵狡猾异常。”湖南巡抚吴荣光说。“自江华一战后,他们转战宁远、蓝山,现在正向鲁观洞进军,妄想依仗九疑山为根据地,发展壮大势力。”吴荣光接到赵金龙起义的急报后,于正月十九日带同候补道鲍步墀、前任贵阳知州陈同治、派令长沙协副将嵩龄,挑选省营精兵三百名,于正月二十五日赶到了永州,坐镇指挥。因此,他对赵金龙的情况比较熟悉。

“我们一定要趁他们翅膀还没有硬,一举把他们消灭在襁褓中。”海陵阿听了吴巡抚的话,不以为然地说。

“不可不可,万万不可!”吴荣光说。“九疑瑶山宽广无边,四周皆为九疑诸峰包围,山势险峻,易守难攻。就鲁观洞一带来说,已是十分险峻,山连山,岭接岭,扑朔迷离,我们在明处,敌在暗处,这一仗是无法打的。再说,我们现在的兵力还很薄弱。赵金龙贼兵就是利用这大山的优势与我们捉迷藏,游击王俊的五百兵马就上了他们的当,被困在峡谷之中,导致了失败,所以不宜挺进。目前,湖广总督卢坤、湖北提督罗思举、两广总督李鸿宾、广西提督苏兆熊等人已在调集大队人马前来剿贼,所以,待他们大军到后,我们再一鼓作气将山贼剿灭方为上策。”

“山贼只不过三四千人而已,而且是乌合之众,何必那样兴师动众?我现在有三千精兵,待宝庆协副将马韬到后,我们就有四千官兵了,何惧小小的山贼?”吴荣光是文官,虽然比海陵阿官大一级,然而,海陵阿是武将,所以,他也敢顶撞,于是海陵阿说。

“鲍友智、李铭坤就是吃了轻敌的亏,前车为鉴,我们不可重蹈覆辙。”吴荣光虽说是文官,但看准的事情他还是不容辨驳,于是郑重地提醒海陵阿。“要知山地复杂,敌暗我明,时时都有落入敌兵陷阱的危险。我们最好还是以忍为上!”

“正因为如此,我们进兵就必须迅速,如果贼兵在九疑山扎下根来,他们依靠着复杂的大山,到那时再去围剿就更加困难了。”海陵阿根本没有把吴荣光放在眼里,仍然坚持己见。

“坚决不能进攻。兵书上说:‘骄兵必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根本不了解敌兵情况,谈何与之战斗?”吴巡抚还是不准海陵阿进兵,下死命令说。“再说,赵金龙自立为‘大朝王’,他们的目的是:‘打到京城去,杀死道光皇’,那么他们肯定要一路北上,我们在这里以逸待劳,等他们上到平原地带时,再一鼓作气将他们歼灭,这才是上上之策。”

“李府台和鲍总兵就是因为缓兵,一心只想等大兵到来,结果延误了战机,使得贼势日益壮大,皇上才降罪他们,撤他们的职的,我们切不可再抗旨!”海大人说。

“这不是抗旨。”李铭坤说。“我们也赞成巡抚大人的意见,赵金龙确实是厉害,不同于一般人,听说他能吞烟吐火,结草变牛,劈竹成人,指木成剑,掐草成刀,唾地成坑,上九九八十一级刀梯如履平地,下滚滚油锅捞鸡蛋易于反掌,舌头能舔烧得通红的犁头。更为厉害的是,他上知天文,下晓地理,讲的话,我们听都听不懂,一身功夫也十分玄幻,运起气来,化作一道玄光,总之,他不是凡人,一定是神仙下凡。”

“这些只不过是传说而已,怎能信以为真?世上哪有如此神人?”海提督说。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永州镇总兵鲍友智也说。“虽然那些传说不尽可信,但是青龙白虎闹锦田的事大家都晓得。赵金龙去年降龙伏虎,这是我们都亲眼所见的,要不是赵金龙收伏那青龙,我差一点就丧身龙口了。这件事,我们还表奏了朝廷。所以我说,我们还是小心点为好,要‘以己之长,攻敌之短’,方保百战百胜。”讲起这事,鲍友智还心有余悸。

“你们怎么就被这小小的山贼吓破了胆?我倒要听听这些山贼到底有何可怕,是不是有三头六臂。李铭坤,你仔细说来听听。”

于是,李铭坤就说起了赵金龙的故事。

 

话说湖南江华县南面有一座山,名叫“大龙山”。山高有四五十丈,方圆有百余里,这座山一山跨两省,山南那边是广东省连县连南地区,山北这边是湖南省江华瑶族县的锦田镇地界。山势高峻险陡而雄浑,山上古木参天,修竹遍野,荫翳蔽日,一年四季不见天日。然而,山上野果满枝,兔鹿满山,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山北角下有一个深潭,深潭不大,约有二丈见方,潭水尤为清冽,天天翻着浪花,灌溉着山下几亩水田,一直下流至锦田镇的冯河。

山东面住着二十来户人家,人们都不知叫什么地方,由于边靠深潭,所以,他们就取名叫长塘。这里的人都是瑶人,他们靠刀耕火种,打猎为生,是典型的瑶族同胞。就是山下的那几亩水田都不属于他们,而是锦田镇的地主所有。实际上他们是一无所有,只有靠山吃山。

一日正午,那火辣辣的太阳正晒得人们燥热燥热的。突然,深潭里喷出一条长长的水柱,直冲上云天,约有二十来丈高,水柱一喷出,天空暗了下来,霎时电闪雷鸣,大雨倾盆,乌风漫卷,山边几间房屋的屋顶都被狂风揭了去,山寨内鸡飞狗跳,猪牛失所。

这时,潭内一条巨龙腾空而起,张牙舞爪地直向村里扑去,一口含着一条大牛就回到了深潭。这是一条青龙,长约十丈,头大如斗,两只眼睛就像一对大灯笼,长须飘飘,就是那鼻孔出一口气,也会掀起一阵狂风。全身鳞光闪闪,四只爪子锋利无比,一张大口张开,能吞牛吞象,来去如风,甚是吓人。

第二天,又是正午,又是那条龙,冲上天空,顿时,天昏地暗,飞沙走石。那条龙盘旋了好一会儿,口里喷着水珠,两只长角左右摇晃,四只龙爪凭空乱抓,带着一股腥风,猛地扑向村庄,一口含着一只猪,然后回到了深潭。

“青龙吃人了!青龙吃人了!”第三天正午,那条龙更是威风八面,这一次,它扑到村里,不再是抓牛抓猪,而是抓了两个小孩回到了深潭。

孽龙一出现,人们就吓得东躲西藏,有的往山上跑,有的往洞里钻,有的躲在床底下,一片鸡飞狗跳,惊呼乱叫,人心惶惶。

如此这般,扰得村庄不得安宁。村里一些年轻人组成了一个“伏龙队”,准备消灭那条孽龙,他们准备好刀剑,绳索,做成套子。

第四天正午,当那孽龙扑向村庄时,他们将绳子同时抛向空中,有几根绳子已将孽龙的脚套住,他们狠命地将绳子往下拖,想把孽龙拖下来,然后用刀剑来砍,同时,十多个弓箭手对着孽龙一阵乱射。没有想到,他们的努力全部是白费,要知道,那龙鳞甲是最坚硬的东西,真可谓是刀枪不入,如果把它做成铠甲用来防身,那真是世间罕见之宝!只见那孽龙将爪子只轻轻地一抓,射上来的箭都被它打落,那些扯套绳的,有十余人被它提到空中,晃来晃去,如荡秋千,这些人还死死地拖住绳子,狠命地往下拖。那青龙全然不顾,只将绳子轻轻地一摔,一口吞了一个人下去,然后又钻入深潭去了。

硬斗,打不过那孽龙。他们就请来巫师道士捉妖。

巫师,是锦田镇里的一个老巫婆,据说她能下阴,能与阎王爷对话,能知生死祸福。要她降妖,礼金是要厚重一点,不过,她也还是煞有介事的。

第五天中午,那巫婆画着不知什么鬼妆,满脸粉白,披头撒发,手中拿着一把竹剑,就在那潭边跳起神来。只听她口中喃喃道:

孽龙孽龙你不要凶,我仗剑把你镇潭中!

东方有个木神君,木神来把孽龙镇!

西方有个金神君,金神镇住孽龙身!

南方有个火神君,火神将龙来点灯!

北方有个水神君,水神压龙不用兵!

中间有个土神君,掀倒三山五岳镇龙身!

她不要祭坛,也不要香火,只是搬动神仙来助威,村里一些胆子大一点的人就躲在树后观看。她这里仗剑喃喃,潭中好像是风平浪静,那孽龙大概被她镇住了。这可是她跳神的功劳,你看她洋洋得意,越跳越来劲,越念越精神。

突然,潭中一阵涌动,水柱冲天,那孽龙从水中一跃而出,直冲向巫婆,一口就把她吞下去了。

孽龙如此厉害,那些道士也就不敢问津了。

孽龙天天这样吃人,这里的人住不下去了,纷纷搬到锦田镇里去住。山中没有人居住,那孽龙就追到锦田镇里来抓人吃。

话说那个锦田镇,地方小,可是架子不小,锦田镇设立了一个巡检衙门,专门管理瑶族事务,巡检衙门设在正北,坐北朝南,还好,不是正北,稍向东偏了一点,只有皇帝老子才能坐北朝南,不然就是欺君之罪了!衙门前有一条街,可以说是官府街,因为这里往着的都是有钱有势的人,向南就是贫民百姓了,再往外推就是瑶人,所以,瑶人的地位是最低下的。

锦田西面两里处,有个所城,是朝庭设在这里专门管理瑶人的衙门,叫做“江蓝理瑶同知署”,这个理瑶府,用石头砌起一丈五高的围墙,只有南北两扇大门,大门一关,就别想进去。理瑶府还配有两百多名兵勇,有“游击”,还有府台大人。

锦田镇巡检衙门的巡检司叫王和民,他见这孽龙如此猖狂,请示了府台大人鲁当,鲁当派出游击唐天率兵五十人协助,组织了一个一百多人的敢死队,他们用粗大的麻绳织了一张巨大的网,然后将网覆盖在深潭上,将一百个绳头牢牢地拴在一百棵古树上,然后,每一个勇士守住一根绳头,手提一把锋利的宝剑,只等孽龙出来。

又是一天正午,那孽龙按时从深潭飞出,一头闯在那张大网上,一百个勇士立即就收网,将孽龙包在网中,然后,一百把宝剑同时向孽龙刺去。

只见那孽龙毫不畏惧,威风一抖,那张大网同时被它带上云天,还带倒了几棵千年古树,这样一来,那一幅妙景就更是有趣了,那条孽龙好像故意与人们嬉戏,不停地在空中旋转,天空中大网翻飞,数棵古树随之飘舞,还有几个拖着网绳的人也随之荡着秋千,卷起阵阵巨风,“哗哗”之声不绝于耳,那些剑砍在孽龙身上也毫不起作用,孽龙的皮特别厚,而且那龙鳞十分坚硬,那些剑砍在上面就如砍在铁上,砍出片片火花。只一会儿,那青龙用四爪将大网一撕扯,那张网立时四分五裂,大树从空中掉下,又砸倒了几棵古树,那些荡秋千的人也随之掉了下来,砸了个半死。那青龙从云中突然往下俯冲,抓了两个人就又回到了深潭中。

一条孽龙把个锦田镇闹得个天翻地覆,风云失色。

 

正在这时,大龙山上又出现了一件怪事,一只吊眼金睛大白虎,占山为王,目空一切,把个大龙山闹得沸沸扬扬。这只虎也十分凶悍,走起路来,带着一片腥风血雨,它也天天下山吃人,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这虎,可说全身是宝,那虎肉自不必说,就那虎皮虎骨就价值连城。于是,山中猎人,就是山外那些人都个个想得之。开始时,有个别猎人想独吞之,他们有的单枪匹马去剿杀那白虎,可是,个个都有去无回,也不知那白虎在什么地方。据说,大龙山深处有一个白虎洞,高深莫测,究竟如何,人们都没有见过,见过的人,也就不在人世了。

有的猎人就与山外的人组成剿虎队,铤而走险,挺进大龙山,去寻找那白虎的踪迹。

一日,功夫不负苦心人,终于被他们寻到了白虎,就在大龙山深处展开了一场人虎大搏斗。

这一次,有二十多个猎人,他们个个拿着鸟铳和梭镖,将大白虎团团围住。

“放铳!”领头人大叫一声,二十条铳同时向那白虎开火,一时间硝烟四起,震天价的铳响回荡在大龙山中。这一阵铳,他们总以为那大白虎必死无疑,因为他们个个都是神枪手,不说百发百中,就算九十九中,也有十七八铳要打着那白虎,你说那白虎还有生的希望吗!于是,他们就手持梭镖向前,要去剌那白虎。没有想到,硝烟未散,只见凭空中一只大白虎穿过硝烟,如风似电,猛地扑向猎人头,一口就将他吞进肚中,其他猎人见状,吓得屁滚尿流,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纷纷逃跑。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再也没有人敢去斗那白虎了。

且说这山中有一件不可思议的怪事,就是在这样密密的大山顶上住了一户人家,姓盘,名叫盘老三,妻子早逝,只带着一个女儿,名叫盘四妹。盘四妹虽说是生长在幽深的山林里,缺衣少食,然而却生得如花似玉,山中的泉水把她的皮肤浸润得白白嫩嫩的,正值豆寇年华,虽说不是天姿国色,也是天下无双。两父女靠在山中打猎为生,山中出现了猛虎,并且天天吃人,可是他们父女俩却与那吊睛白额大猛虎相安无事,互不侵犯,奇怪的是,那猛虎还经常捕捉一些野猪野鹿之类的东西放在盘老三的家门口。

原来,这里面有一段不同寻常的渊源。

有一天,盘老三带着十二岁的女儿和一只狼狗上山打猎,看见一群野猪,大概有十来头,它们正围着一只白虎,嘶牙嘹嘴地轮番向白虎进攻,别看老虎是兽中之王,然而野猪也不是好欺负的,它们生长着一对长长的獠牙,十分坚硬,任你什么大树都咬得断,猎人碰上野猪群都十分伤脑筋,都要远远地躲开。这只大白虎碰上了这样的野猪群,也是活该它倒霉。只见大白虎大吼一声,向着猪群猛攻过去,可是,那些野猪好像是受过专门训练,它们也知道避其锐气,前面的四散开来,后面的又张牙舞爪地攻向白虎;白虎调转头来攻向后面的野猪,后面的野猪又四散开去,前面的野猪又合围过来。那些野猪就是这样,纪律性特别强,而且攻击有序,毫不错乱,那只大白虎根本就奈它们不何。经过一个多时辰的战斗,大白虎体力渐渐不支,于是就静了下来,对着那些野猪虎视眈眈。那些野猪见白虎不来攻击,也不敢轻举妄动,围着白虎,猪视眈眈。

白虎见此,心想:今天要想脱离猪口,要耗是耗它们不赢的,就必须冲破猪阵,杀开一条血路,否则,就只有坐以待毙了!于是,白虎一跃而起,又向前面的野猪冲去。

那野猪仍然采取轮番进攻的方针,前面的散开,后面的又合围;后面的散开,前面的又合围。又斗了有四五十个回合,眼见得太阳就要下山了。如果太阳一下山,对白虎来说更是不利。山中的野猪实在太多了,如果再来几头,那后果不堪设想,再加上山中狼多,狼也是食肉动物,而且是欺软怕硬的,平时对白虎有所顾忌,如果白虎不济了,它们就会落井下石,咬上一口,分得一杯羹也好。不在天黑前结束战斗,这白虎恐怕就是野猪的美味晚餐了。

只见那白虎“吼”的发一声威,真可谓山摇地动,就向其中的一头小一点的野猪扑去,那野猪十分灵活,它向边上的大树一躲就躲开了白虎的进攻,白虎转身又向另一头野猪扑去,那头野猪又躲开了,白虎接着又是一扑,这一次的力度可就小完了,连野猪的面前都没有扑到。可见,这白虎已经是精疲力竭了。而那些野猪却越战越勇,十多双獠牙不时地咬在白虎身上,咬得大白虎伤痕累累,血迹斑斑,野猪的攻击丝毫也没有减弱。

“爹,你看那只大白虎多么可爱,马上就要被野猪咬死,我们是不是救它一救?”这时,正好盘老三父女俩赶到,盘四妹天真地说。那只狼狗嗅到了老虎的气息,毫无声息地紧紧地靠在小女孩身边,一动不动,两只眼睛直视前方,十分警惕。

“这样凶猛的野猪阵,我们躲还躲不赢,怎么敢去惹事生非!”盘老三说。

“爹,你看那白虎就快不行了,再不出手,就真的会被野猪咬死。”小女孩说。

“我们还是快走吧!如果等那些野猪缓过气来,我们就走不赢了!”盘老三拖着女儿说。那只狼狗也咬住小女孩的衣角,一声不响,拼命地往回拖。

“不,爹,我一定要救救那大白虎,你看,它那双眼睛望着我们多么可怜,好像是在向我们求救,我们怎么能见死不救呢?”盘四妹执着地说。

“不行,我说不行就不行!不能救,野猪本来就不好对付,万一救出那个大白虎来,更不好对付,到那时,我们就是逃都来不及了。”盘老三吓唬女儿说。这不是吓唬,这倒是实实在在的大真话,绝不是骇人听闻的。说实在的,对于猎人们来说,老虎并不可怕,最难对付的可能要算是野猪群了,那些野猪个个蛮不讲理,而且个个都很执着,它们要攻击一个目标,就要一攻到底,绝不会半途而废,你如果沾惹上了它们,它们就一定会跟你死缠硬磨,弄得你欲进无功,欲退不能。

“爹,我看那白虎很通灵性,我们一定要救它!”小女孩十分坚定地说。“你不救,我去救!”说着,提着长矛就要冲上前去,真是“初生之犊不怕虎”。

“你给我回来!”盘老三见女儿如此,大声叫道。

这大声一叫,惊动了那野猪群,有几只野猪掉转头来就向小女孩进攻,小女孩一点也不害怕,仍然提着长矛向前冲去,那野猪眼见得就冲近了小女孩,只要一张口,小女孩就要伤在野猪口中。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盘老三张弓搭箭,对准领头的野猪就是一箭。这一箭不偏不歪,正中野猪之口,直直地贯入野猪的心脏。这只野猪还未来得及叫一声就倒地身亡。而另两只野猪继续向小女孩进攻,盘老三要想再张弓搭箭已经是来不及了,可是,铳又不敢放,放了怕伤着女儿。正在这时,只见那只大白虎“吼”地一声,突然跳起空中,直向那野猪扑去,不偏不倚,一口咬住一只野猪的脖颈,将野猪的颈咬了一个大口子,鲜血像箭一样喷射而出。那狼狗也不示弱,“汪汪”地狂吠了几声,猛地冲向前去,一口咬住野猪的尾巴,直往后拖。全靠这一缓气,盘老三的长矛也同时赶到,迎着扑来的野猪,一下刺穿了另一头野猪的喉咙,那野猪也就扑到了盘老三的身上,溅得盘老三满身鲜血,跌倒在地。这一连串的动作说起来惊人,实际上只在电光石火之间,根本不容你细想,所以,也就没有什么惊人之处了。

他们一下就杀死了三头野猪,两人一虎一狼狗结成了一个人虎狼狗阵,那大白虎见盘老三父女来救它,顿时来了力气,更是威风八面,吼叫声声,向着野猪乱咬,一会儿,又被它咬死两头。那狼狗见老虎并没有伤它之心,于是,也尽显出它的凶猛才能,狂吠着直冲进野猪群,也是一顿乱咬,那些野猪见了这人虎狼狗阵,也不敢冒然进攻,在边上转了几圈后,无可奈何地跑了。

等那些野猪跑了后,那只大白虎唰地一下跪在了小女孩面前,小女孩轻轻地抚摸着白虎的头,那白虎温顺地任她抚摸,那狼狗见状,也靠近大白虎,用嘴舔着大白虎的伤口,好像是在为它疗伤。大白虎也顺从地任狼狗慢舔,表现出十分友好。一会儿后,那白虎将死野猪叼起,一只一只地放在盘老三的家门口,盘老三见这只大白虎这样通人性,就为它上了药,为它疗伤。

就这样,人与虎、虎与狼狗结下了不解情缘,这只虎还不时地捕捉一些野兽送给盘老三。所以,尽管大龙山中的居民都纷纷地搬出了山外,而盘老三一家与那白虎,在山中却住得相安无事。

不觉一晃又是五年,白虎长成了一只吊睛白额大虎,它啸聚山林,占山为王,还经常出没人间,抓几个人来吃,同深潭中的青龙一样,成为了一方祸害。小女孩也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妙龄少女。

青龙的事还没有结果,又出现了大白虎,不用说,把个锦田更闹得惶惶不可终日。于是府台大人鲁当又组织了几个打虎队,决心除掉那大白虎,可是,打虎队一到山中,连虎影也不见,上山多次都是空手而归。大龙山本就广大无疆,深不可测,几个打虎队就是九牛一毛,怎能找着大白虎?何况,那大白虎特具灵性,山中野兽都听它的,它的消息可灵了,你怎能寻到它?没有这灵性,它也就不会占山为王了,没有这灵性,它也就不会做出惊天动地的事来了。而那猛虎总是乘人不备,叼起人就跑,打虎队的人也被他吃了不少。

于是,他们就在山中设下了绳套阵、竹签阵、陷坑阵等等,还在山上埋了一些炸药,千方百计地要消灭那只猛虎。可是,那只大白虎特具灵性,任你是什么阵它都不上当,随时趁虚而入,袭击人畜。

这件事惊动了县里,知县大人林先梁得报后,亲自率领一千官兵前去剿虎灭龙。一千官兵加上理瑶府的两百名兵勇,再加上锦田镇的衙役乡勇和猎人,足足有两千多人,他们浩浩荡荡地将个大龙山围得水泄不通。

先说灭龙队,一千多人将个龙潭围住,准备好火炮炸药刀兵利器,只待那青龙一出,就万炮齐轰,将它炸个碎骨粉身。

将近午时,龙潭的水直往上涌,人们顿时紧张了起来,这是青龙出水冲天的前兆,一千多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龙潭,大家准备好火引,待青龙一现身,立即就点燃火炮。

只见水柱越涌越高,突然向上喷射,一条青龙随水而直冲云天。青龙一现身,那些官兵马上点燃火炮,齐齐地向青龙射击,一时间,炮声轰鸣,火光冲天。然而,那些火炮打在青龙身上,就如打在碧海蓝天,无影无踪,对青龙毫无影响。只见那青龙口喷大水,就如天降大雨,将那些大炮火药全部淋湿,再也放不响了。

“放箭!”林县令一声令下,万箭齐发,直射向青龙,然而,那些箭一遇上青龙就纷纷向地上坠去,青龙照样毫发无伤,只见青龙在天空中打了几个盘旋,瞧准机会,直向县太爷林先梁冲去,林先梁被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看见县太爷逃走,那一千多人也一窝蜂似的四散奔逃,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那青龙抓了两个人后又潜入了潭底。

再说剿虎的一千多人,他们将个大龙山团团围住,一步一步地向山中搜剿,可是一直搜到了山顶,仍然不见猛虎的踪影,不知那吊睛大白虎到什么地方去了,他们却在山上发现了一户人家,这就是盘老三的家,还发现了一个水灵灵的妙龄少女,这就是盘四妹。知县大人刚才在龙潭吓破了胆,现在看着这天仙般的瑶家少女,不觉色心又起,立即命官兵把盘四妹抢走。

于是,官兵如狼似虎地来抢瑶妹盘四妹,盘老三背着鸟铳拼命抵抗,怎奈官兵人多,将盘老三团团围住,盘老三哪里施展得开,哪里抵挡得住?

“你这个老鬼头也是不识抬举!”锦田镇的乡绅邓潮湘见状,就对盘老三说。“人家县太爷看上你家妹仔了,你就有享不完的清福,真是‘打着灯笼无处找’。”

“你们不要乱来,来,我就是一铳!”盘老三说。

“爹,打他们!”盘四妹一下就被众多官兵捉住,不能动弹,就大声说。

“走!”林县令见抓住了四妹,就大叫说。

眼见得盘四妹就要被抢去,突然“吼”地一声,空中跳出一只斑斑大白虎,直向县太爷林宪梁扑去,林县令见状,急忙躲向一棵大树后,全靠他还麻利,全靠那棵大树,老虎只咬去他一只左耳,没有致命之伤。

原来,那只狼狗见官兵抢人,立即去找到了大白虎前来救援,它们来的正是时候。这时,大队官兵围了过来,只见那猛虎如入无人之境,官兵遇者皆死,一下就被它咬死十多个,那狼狗也冲向官兵一阵乱咬,这时,官兵的武器施展不开来,火炮也不敢乱打,一打,不但打不着虎和狗,必然就会打着自己人。见猛虎狼狗如此凶狠,官兵纷纷后撤,再也不敢去抢那貌若天仙般的瑶家少女,而是拼命地保护着林县令逃之夭夭了。

从此以后,林县令再也不敢提剿龙灭虎之事,那条孽龙和猛虎仍然占潭占山为王,任何人也奈它们不何。

真是:蛟龙猛虎平地起,县令官兵无奈何。如果再想起淫心,定叫一命见阎罗!天呈奇象地显圣,龙啸水云虎啸坡。巍巍一座大龙山,腥风血雨自此多。

欲知青龙白虎如何再逞威,官兵如何再战龙虎,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498)|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