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外公的博客

心情特好

 
 
 

日志

 
 
关于我

喜好创作,已在中国作家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古洞风云录》、《瑶王赵金龙》第一卷《风云祠堂圩》、第二卷《鏖战三府城》150万字,在全国各地报刊杂志发表诗词散文600余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七贤山  

2010-03-31 07:08:02|  分类: 新田旅游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贤山

 唐延涛

 

早就听说过七贤山了,七贤山是不是与竹林七贤有关联呢?这是一直萦绕在我脑际的离奇异想。

己丑年初秋,县政协副主席胡土舜先生邀曰:七贤山有山岭寨,雄距一方,威震四野,不止于此,还有一宗怪事,山里有山魈,寨下有一洞,原来有八尊菩萨,以城隍为主,也为最灵,后来,下户柏的道师萧九郎见这里山青水秀,修竹遍野,就在这里扎了根,据说他成了第二,其灵验仅次于城隍,洞中有石桌石登凳,还有一个三脚鼎呢!值得一看。

从县城乘车向西南行驶三十余里,有一个山村小寨,正在山脚下,胡主席说这就是七贤山。

一眼看去,似乎与竹林七贤一点儿也挂不上钩,大多是新建的红砖平台房,依山而建,没有古韵,没有底蕴,更没有竹林。

“后龙山白虎砠下有一座七贤轩,是不是与竹林七贤有关呢?”我带着这个问题问,七贤山村支书郑时亮笑着说。

“我们去看看。”我说。

于是,我们一行人在村支书和村主任郑灶龙的带领下,爬上了后龙山白虎砠,果然不错,上有一个古老的亭子,八角四面八方,还有点飞檐拱翘,,亭柱已被风雨剥蚀得苍白无力,顶盖更是狼藉。

“这亭子马上要保护起来。”胡主席说。“这可是珍贵的文物了。”

然而,尽管如此,与那竹林七贤还是毫无瓜葛,就是牵强附会,也没有一丁点儿历史佐征。

“你们看,这亭子上有对联。”

只见亭柱上有一联:两亡羊七千里外二毛;双梦蝶八亿炉中一叶。

这副对联是什么意思,不太明了,只记得苏东坡 《八月七日初入赣过惶恐滩》诗曰:“七千里外二毛人,十八滩头一叶身。”

另外还有一联:远客颇思需露添雀舌;长亭无以赠月送马蹄。

从对联来看,与竹林七贤也无关系,当地人说这是包公亭,联与亭都相差千余年。

“村子里有谱吗?”我问。

“有!”灶龙说。

“马上把谱拿来。”我说。

果然不错,谱上似乎与竹林七贤扯上了丁点儿瓜葛。谱上记载:远在万里公时代,当时伯仲七人,即百里、千里、万里、东里、南里、陆里、锦里,才德表异,立志非凡,誉望四达,远近扬名,见此地层峦耸翠拥于后,活水绕流襟于前,来龙有三峰钟秀,面朝有野岭之文,石峰耸秀,溪水环流,复有茂林拥翠,修竹长青,倣竹林七贤之义,筑一文院于白虎砠下,号为“七贤轩”。

原来如此,当时确是修竹遍地,茂林拥翠,且有万里伯仲,颇似竹林七贤,且郑氏人文蔚起,左丘明曰:郑武公为平王卿士,是为新郑传世人,远子孙避居于陈,厥后,子产追封为郑州大夫,居荥之阳,以郑地为姓,以荥阳为郡,代生贤哲。要仿七贤,也就不足为奇了。

那么,山魈又是何物呢?引得我不得不冒险爬上白虎岭。村支书和村长拿着长柴刀在前面砍去山中杂木,硬是劈出了一条奇险山路来,不时猫腰钻过丛林,荆棘随意划破衣裤,就是在这样的滑路中蜗行,两个小时左右,我们终于爬到了山岭寨下,果然不错,这里有一个山洞,洞不深,约有五六米,宽约三米,里面虽然没有了菩萨,但石桌石凳还有些痕迹,洞外还有一个残碑,字迹清晰可见,都是些捐款修庙的记载,香火还很旺盛,不时有人上山来烧香,残烟仍缭绕着洞内,散发出阵阵的山野清香。

“记得那年我村放电影。”灶龙终于忍不住讲起了山魈的故事。“正在放映当中,突然坐在那里看电影的一个妇女不翼而飞,不知去向,人们都知道有山魈,于是电影也不放了,成群结队地打着火把连夜赶到山岭寨下的洞中烧香,不一会儿,那妇女就出现在人们面前。还有一次,平乐脚村两姊妹上山放牛,也被山魈魈去,后来,上山拜了肖九郎,二姊妹才现身。”

不管这故事是真是假,这山魈水魈之事历史上是有记载的,我们也不必去深究,不过,这山岭寨倒确实有点神奇,在这样的悬崖峭壁之上,竟然有人用这样大块的条石砌了一个山寨,其能力和用意都不知如何去考究了。我们绕道 东北面,盘旋而上,有一道大青条石砌的寨门,虽已斑剥,仍然傲然山顶。寨门离地有一米多高,要一口气才能爬得上,上得寨门就没有路了,里面山环树绕,就像一座迷宫,我们只得攀树沿壁,胆子小一点的也就退了回去。

为何在这山上建堡,谱上没有记载,大冠堡传说是建文帝避难而建,丫髻寨传说是太平天国遗民所建,石古寨是避匪患而建的,还有新田一系列的古堡,说法不一,各有千秋,而折衷其一,以清未民国初避匪患较为确切,管它,总之,这寨本就不凡,在这样的大山野岭之上,避匪是无可怀疑的了。

“注意!这里是峭壁!”时亮在前面引路,他攀着崖壁先过了险崖,然后将一棵树攀定,回头招乎我们大家。“切可小心,有高血压和胆子小的就不必过来了,有危险!”

虽然年纪大了一点,但我从小就上山砍柴为生,什么悬崖绝壁没有见过?这一丁点儿宽的峭壁就能难住我?想当年我还要背着大捆的柴过崖壁呢!那叫背倒岭。再说不上去怎么能领略其中之奥秘呢!于是,我们继续沿着崖壁爬了过去。

过了崖壁,只见一片石林高耸入云。

“这就是顶端了,不过,上不去。”时亮说。

“不,我们直接爬上去。”灶龙说。“当年我们砍柴就上过顶端。”

“你们看这花,多漂亮!”见那石缝里突现出一朵红色的花儿,叶朵是丝儿,向四面蓬开,弯曲有序,光鲜欲滴,艳丽多姿。引得蜜蜂嗡嗡团团转悠。我从来未见过这样的花,于是惊呼地叫道。

“这是什么花?”胡主席也未见过,也惊乎起来。

“我们也叫不上名字。”灶龙说。“我们在这山上见过几次,但这种花并不多见,也就叫不上名字了。”

“太可惜了,这样美丽的花儿却没有名字。”我太息道。“我多拍几张照片发到网上,总有人认得。”于是,我左一个角度,右一个角度。上下前后地拍了几十张照片。只可惜一个不慎,那天将照相机着丢了,没有人拿,更没有人承认,四千多元钱倒不可惜,可惜的是这一世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爬上这山岭寨的记录和记忆都被山魈水魈魈失殆尽!就连日子也忘了!不得不以此追记弥补其一二。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