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外公的博客

心情特好

 
 
 

日志

 
 
关于我

喜好创作,已在中国作家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古洞风云录》、《瑶王赵金龙》第一卷《风云祠堂圩》、第二卷《鏖战三府城》150万字,在全国各地报刊杂志发表诗词散文600余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寻古祠堂圩  

2011-10-13 13:33:53|  分类: 秀峰诗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古祠堂圩

[原创]寻古祠堂圩 - 唐外公 - 唐外公的博客

 

2011年10月11日,应邀到蓝山采风,12日采风结束后,在蓝山县作家协会主席吴开嫦、蓝山县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晓娟的陪同下,来到了心仪已久,的祠堂圩。

祠堂圩是当年赵金龙起义后第一次大战取得胜利的地方,清道光十二年二月十四日,公元一千八百三十三年三月十六日,天空灰蒙蒙地下着细雨,大清湖南提督海陵阿、宝庆协副将马韬率清兵三千余众,从宁远下灌出发,妄图一举歼灭驻扎在祠堂圩一带的瑶民赵金龙和赵金凤的起义军。赵金龙巧用兵,利用大山的优势设下埋伏,然后计诓清军,将清兵全歼于大山之中,这就是撼动清王朝的祠堂圩战役有首民谣曰:“金龙出大洞,海马归池塘(祠堂)”即是言此。于是我以此为题,写了长篇小说《风云祠堂圩》,再现了这一轰轰烈烈的历史事件。可惜我还未来过祠堂圩,也就成了我的一个夙愿。

祠堂圩乡长尹晓杏、文化专干彭松姣接待了我们并当向导。彭松姣是个快嘴女人,一见我们的面就像放松关炮一样的谈开了:“ 我们这里是当年赵金龙赵文凤起义的地方,有很多名胜古迹,我们这里有个祠堂,是赵金龙他们喝酒的地方,他们将清兵灌醉灌醉都杀了。”

这句话显然有点不合历史,不过,传说是有的,主她去讲。

祠堂圩有个圩场,果然像个古圩场,那里的古代铺面还有十余间,现在还在作铺面用,但是,那沧桑的印迹是磨不了的,于是,我们在这里拍了个合影,也就证明我到了这个地方,缅怀了千古英雄赵金龙。

“这就是赵金龙住的地方。”彭松姣带我们到了倒塌得只剩一条大门的古祠堂里面,指着那一片野草丛生的荒凉之地说。

“怎么这些砖块都是现代的砖?”断井残垣,有着旧墙的痕迹,也许是历史的印证,不过,那些散落的砖块又不像,于是我问。

“是的,是现代砖块。”彭松姣说。“这是一片好地,村里许多人都想到这里砌房子,基脚都下好了,是我告诉乡里头,叫他们不准砌的,这是赵金龙的古迹,我们要保护好,不能乱建房子。”

“是的,我们准备在这里建房,是乡不让我们建。”村里的干部也在场,他证实说。

“哦,这是古迹,你们一定要好好地保护起来,将来一定有很大的开发价值。”我也顺着说。接着,我用相机将这一场面拍了下来。这个祠堂果然大,千把人随便容得下,可见当年赵金龙在这里屯兵是有他的用意的。

祠堂圩四面环山,而且都是高耸入云的独个山峰,一叠一叠,延伸得无穷无尽,在雨雾蒙蒙中,不识其真面目。

“下灌是在哪个方向?”我看到这群山,不禁问。

“在东面。”尹乡长这时才插上说,他指了指大山深处说。“那是宁远的地界。”

“你们与宁远交界?”

“是的。向东向北都是宁远所管。”

“当年海陵阿就是从宁远下灌出发的。”我说。“难怪被伏击在这崇山峻岭之中,这里的地势这样险要,海陵阿也太少看义军了。”

“这岭上还有许多洞呢!”彭松姣又抢过话题来说。“就这山上有个洞,可容千余人,那就是当年赵金龙开会的地方。我们现在为了纪念赵金龙,乡政府还经常到那里去开会呢!”

“是吗?”我转身问乡长。

“是的,那里面很凉快,暖天在那里开会不用风扇,不用空调。我们上去看看。”

“有多远?”我问。

“不远,就在这山上。不过,现在没有路了,都被野草遮盖了。”彭松姣说。

“有路,有路。”村干部说。“不过不好走,我们经常去。你去怕不好走。”

“没关系,我什么山都爬过,一定上得去。”我说。

“我看,还是专门找个时间算了。”乡长说。“我叫他们砍一条路出来再上去,这样安全一些。”

既然话讲到了这个地步,我也不好坚持己见了,只有等下回分解了。

“这下面也有个大洞。”村干部将我们带到祠堂右侧,只见下面有个岩洞,一股清泉从中溢出,清澈透亮,不用他们说我也晓得,这是当年赵金龙他们吃水洗衣的地方,于是,我又把它拍了下来。

“赵金龙的故事我们这里有万万千。”村干部感慨地说。“有‘皇马桥’……”是的,他给我数了一路,什么‘刘海爷’、‘界头肖家’、‘刘公祠’、‘放马桥’等等,可惜我这次是路过,时间不长,不能专题采访,实在是有所遗憾了。

“下次我一定专程来一趟。”我说。“这些故事真精彩,本身就是一本书,待再版里,我一定要全部写进去。”

“你姨定要来。”村干部拉着我的手说。“我有好多话要讲,这些故事不要埋没了。”

“对的。”我说。“叫乡里县里来抢救一下。”

“我一定会组织作家协会的人来采风。”作协主席吴开嫦表示说。“将这些故事记录下来,不让它散落了。”

“这样就好。”我说。“我下次来就更方便了,将你们的偷过事就是了。”

“你讲哪里话,你是大作家,我们是小萝卜头,为你提供点材料是应该的,蓝山这样大的历史事件,我们蓝山人写不出,你大作家却写出来了,我们佩服得五体投地呢!”

“怎能这样说。”我知道这些都是奉承话,被她说红了脸,不过心里还是乐滋滋的,有点飘飘然了。

人就是这样,喜欢听好话,我也是人,当然也是如此。

“我希望你们好好地看一看我这本书,多提些意见,特别是我没来过这里,关于地名,地理位置等方面的错误在所难免,你们提出来后,我好修正。”最后我送了两本书给他们说。

“我们一定会认真拜读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