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外公的博客

心情特好

 
 
 

日志

 
 
关于我

喜好创作,已在中国作家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古洞风云录》、《瑶王赵金龙》第一卷《风云祠堂圩》、第二卷《鏖战三府城》150万字,在全国各地报刊杂志发表诗词散文600余件。

网易考拉推荐

七祖活佛秀峰禅师传 (二)  

2013-03-05 07:44:05|  分类: 七祖秀峰禅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祖活佛秀峰禅师传

·唐柏佑

其祖为榮阳郑氏,以国为姓,启运于周,东周创功,君臣交质,是为郑庄。后战国纷争,七雄竟地,乃为所尽,伊始播迁。其中一支南涉,始祖衡瑜公于梁季避五代乱,由贑越楚转涉于新。当年,郑衡瑜来到桂阳界鱼尾洲心安里,有一山清水秀之地,乃择而居之。公生四子,承福、承禄、承祖、承祐,其十五世友通、十六世应瑞开基东山岭,从此,靠山建村,枝叶繁衍。其后龙山左到头一节有一个小圆岭,突起如珠泡,名“岭秀露珠”,是为东山岭八景之一,诗曰:“业已探骊得,无容向暗投。光明同日月,照彻此山头。”入夜,则每每佛光隐现,其风水先生说:数百年后,必得异人为佛。

果如其言,至郑氏二十五代孙,有郑枋,先娶胡氏,生一子,名尚礼。胡殁,即娶李氏金姑,嘉禾县驼山村人氏。

郑枋父为崇珊,生于明景泰七年,殁于明弘治十六年,葬于和尚岭。这大概就是机缘巧合。村西南有一岭,名和尚岭,其势险要,岭顶平缓,岭颈有一片洼地,合口,就如一张狮口,斜对笔架山,风水先生说,合该要出和尚。

郑枋宅紧靠于后龙山,上有千年古樟,正荫其下,树大六七抱围,枝上生有兰草,春夏之交,开黄花,俗传花盛功名盛。为东山八景之首,名“樟兰毓秀”,诗曰:“庆兰会协吉,樟上又开花。预报功名发,香流好学家。”其宅为明古建筑,砖木结构,飞檐斗拱。前为全木结构,雕龙画凤。大门框上雕“二龙戏珠”图,图下的门框突出的两个圆柱上,雕有两个仙翁,门上方格尽为形态各异之图案。门左右均嵌“双鹿回头”和“麒麟金凤”二图。其宅吸后龙山之灵气,受千年古樟之庇荫,射秀岭珠之佛光,生七祖佛于斯矣!

郑枋与金姑夫妇男耕女织,家道还算是过得去,只是一件事使他们烦心,就是结婚多年,金姑一直未曾生子。虽然天天烧香拜佛,望得一男半女,却是一直未能如愿。

一日,正值中秋佳节,金姑回娘家嘉禾托山过节。回家时,母亲没有什么好东西回送,就装了几个粽子在她的蓝子里。金姑提着竹篮路过大浆洞。大浆洞有一口荷塘,正值荷花绽放季节,这时天色已晚,一轮明月已上中天,荷塘在月光的映照下熠熠生辉。好一幅荷塘月色的美丽图画!有一首倒章回文诗咏叹曰:

融融夜色月西斜,半露荷塘半映家。

风送小楼迷弄玉,影从长笛戏鸣蛙。

蒙蒙野树天低水,寂寂沉沙地远涯。

峰涌镜屏浮醉眼,角尖尖出早香花。

看着这如诗如画的图景,真使人心旷神怡,神清气爽。

也是活该有事,突然,金姑发现路边有一个面黄肌瘦的老翁,于是向前问道:“天色已晚,老翁何坐于此?”

“行将就木,何劳相问?”老翁答道。

“蝼蚁尚且偷生,好死不如赖活!老翁有何伤心事?”金姑道。“家中还有何人?”

“斯人命苦,鳏寡孤独,四海飘零,无家可归!”

“可怜,可怜!家舍寒酸,亦可避风雨,老翁何不随我暂避一时?”

“唉,不瞒你说。”老翁长长地叹了口,有气无力地说。“我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饿都快饿死了!”

金姑见老人确实可怜,就说:“我也没什么东西,这里只有几个粽子,你拿去吃了吧!”

老人接过,就是一阵狼吞虎咽,只一瞬间,就如风卷残云般地把粽子吃了个罄尽。

老翁吃饱后说:“多谢小妹心地善良,积善人家子孙旺,上天一定会保佑你的,我祝你子孙满堂。”

“唉,谢谢你老的好意了,我心领了。”金姑说。

“你叹什么气?”老人听见金姑叹气,本来要走了,又转来问。“难道有什么心事吗?”

“不瞒你说。”接着金姑就说起了她的伤心故事。“我天天吃斋拜佛,行善积德,可是,神仙就是不保佑我,结婚六年了,还没有一男半女。”

老翁听后,甚感同情,就说:“像你这样心地善良的人,上天一定会赐福的。你想要儿子吗?”

“想,怎能不想呢?连做梦都在想。”金姑赶紧说。

“那好。”老翁随即手指塘中一朵绽开的莲花说:“我赐你一子,即此莲也。”

金姑一看那塘中莲花,只见莲花突然冒出金光,佛光闪闪,似有一个小金娃在莲花上跳动,但觉一股芳香扑鼻而来,顿感馨香袭人,直浸入腹中,那小金娃直钻入腹内。

金姑甚感奇异,于是,想问问老翁,这是怎么一回事。然而,待她转身一看,老翁已不知去向。

金姑回到家中,将月下所遇告知丈夫郑枋,郑枋拿来篮子一看,里面全是白银,这才肯定遇到的一定是仙人。

自此,金姑身怀六甲。一家人之欢喜自不必言。

“一定是个儿子!”第二天,郑枋摸着妻子的肚子说。“我杀只鸡给你补补身子!”

“看你,八字还没有一撇,就高兴得这样了!”

“哪里还没有一撇?我看……”

“看什么?”

“那一捺都有了。”

“贫嘴!”

郑枋还算是麻利,太阳刚上山岗,他就把鸡煮好了。

“金姑,快来吃,趁热!”

“来了!”金姑也起得早,已经梳洗好了。

“哇,哇,哇!”金姑将鸡吃了还不到一半,就“哇哇”地吐了起来。

“你是怎么了?”郑枋说。“是不是昨晚冷着了?”

“没有呀!”金姑答。“是不是这鸡有问题?”

“没有问题呀!”郑枋说。“我吃点看。”接着,郑枋就把鸡肉吃完了,可是,他却没有吐。

“这是怎么回事?!”金姑说。

“我打点豆腐给你吃!”

郑枋又去买了豆腐煮好给妻子吃,这回却好,没有吐。

中午,郑枋又买了半斤猪肉,开汤后给金姑吃,金姑吃后又是一阵呕吐。

自此,母食荤物则吐。

待得十月期满,胎儿一动不动,不见生产。再过五月,仍无动静。金姑急了,二人直上陶岭师姑庵抽签。

陶岭本是一座绵延五十多里的大山,后来,一个神仙嫌它太大,用鞭子抽了十八鞭,于是,陶岭就出现了十八条槽,后人就叫陶岭十八鞭。师姑庵坐落在陶岭十八鞭中的第七鞭,这是单单独独一座庵子,庵里供着一尊娘娘佛像,住着一个老尼和三个徒弟,老尼叫慧静,专司抽签解梦,据说还蛮灵验。到得庵中,烧了一扎纸钱,点燃三炷香,夫妻俩虔诚地向娘娘菩萨跪拜了一番,然后抽了一支签。

签是第五十六签,只见签上写道:

花香入梦因荷近,雁杳无音报路长。

一曲远来何处笛,满天星斗夜光芒。

  评论这张
 
阅读(48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