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外公的博客

心情特好

 
 
 

日志

 
 
关于我

喜好创作,已在中国作家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古洞风云录》、《瑶王赵金龙》第一卷《风云祠堂圩》、第二卷《鏖战三府城》150万字,在全国各地报刊杂志发表诗词散文600余件。

网易考拉推荐

七祖活佛秀峰禅师传(四)  

2013-03-07 07:41:02|  分类: 七祖秀峰禅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祖活佛秀峰禅师传

·唐柏佑

(四

一曲《凤求凰》,就道出了此情此景之真谛!

确确实实是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三藏虽是金蝉子再生,也是凡人出世,七情六欲肯定是免不了的,正在甜蜜蜜地回忆,突然一道金光划来,身随金光急飘而去,瞬即化为婴儿,重堕轮回。

怪道祥云缭绕,佛光笼罩,人们无不惊骇,原来是金禅子再世,那个指莲成胎的老人就是观世音菩萨幻化的,她早就知道个中因缘,金禅子还有尘缘未了,奉玉帝之旨下凡点化。

郑枋见孩儿大耳阔口,眼利珠圆,毛发稀疏,颧骨突出,确是与众不同,不似凡人,惊骇不定,故取名叫“骇生”。因为骇生是显字辈,故派名“尚显”。

骇生天赋聪明,四岁就能诗会对,五岁时,父亲请先生教他读书,他智能过人,过目不忘,四书五经,倒背如流。师塾先生甚异之:“奇才,奇才!”赞不绝口。

郑枋大喜,暗道:将来投身仕途,定会光宗耀祖。于是,天天到后龙山大樟树下去许愿,但看兰花开放之数。本也是上天显灵,这几年总是年年兰花盛开。

“你看,这兰花真漂亮!”一天,显尚与同龄小朋友尚祉、尚仁、尚真三四人一起在后龙山大樟树下玩耍,尚祉说。

“那里有一朵紫色的,我去摘下来!”尚仁说。

“且慢!”尚显上前拦住说。“先生说:山有灵,树有灵,花亦有灵,莫污了兰花仙子!”

“你这个书呆子。”尚真说。“那些都是先生骗人的,我们年年摘兰花,从来没有看见过什么花仙子!”说着就将兰花摘了下来。

“阿弥陀佛!”尚显双手合十道。“罪过罪过,天灵灵,地灵灵,世间万物,一切皆灵,亵渎兰仙,必得报应!”

“尚显什么时候变成小和尚了?!”尚真大笑着说。

“秀岭露珠!东山八景,可能就是讲你尚显吧!”尚仁说。“光光的脑袋不长毛。”

“尚显,去抓蛤蟆回来喂鸭子!”尚显家里养了十只鸭,金姑叫着尚显说。

“娘,我不去!”尚显说。

“为什么?”娘说。“这样大的人了,怎么一点事都喊不动?!”

“不是不动。”尚显说。“而是不能动!”

“什么能动不能动!”娘说。“从小就要学会做事,长大了才有出息!千万不能养成好逸恶劳的坏习惯!”

“娘!”尚显叫着娘说。“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这是你经常教导我的,你怎么就忘了?那蛤蟆也是生命,我们怎能伤害它?!”

“蛤蟆就是给鸭子吃的,鸭子就是给人吃的,吃了就是超度它们,让它们早日托生,是做好事!”

“娘,你这就不对了!”尚显说。“三千大千世界,万物都具灵性,日月星辰,山川地理,芸芸众生,一律平等,生生灭灭,任随自然,何谓吃与不吃?我既不茹荤,也就不敢伤生!”

“小小年纪,怎么有这样的奇谈怪论!”父亲郑枋过来说。“娘叫你去你就去!”

“爹,恕难从命!”

就这样,尚显从小就百卉方长不折,动物蝼蚁不伤,俨然佛教高徒!

尚显本也有佛性,这里有一则草鞋变鱼的传说。

一天,尚显与尚仁一干人去九龙河里洗澡,大家都想回了,可是,尚显意犹未尽,就说:“我把我这双草鞋丢到河里,如果你们抓住了,我们就回,如果抓不住,我们就继续洗!”

“好。”小朋友们一致赞成。

于是,尚显将草鞋一下丢到河里,小朋友们就去抓。没有想到,那双草鞋一到河里就变成了两条大鲤鱼,总在小朋友们面前穿梭,小朋友们怎么也抓不住,直到尚显想回了,那鱼变成了草鞋才被抓住。 

郑枋见尚显从小就这样,心里很是不舒服,就对尚显说:“你不要整天佛呀道呀地乱讲,你要跟先生多多学习,将来考取功名,我们也就放心了。”

“爹,读书就只为考取功名吗?”尚显委婉地对父亲说:“选官何如选佛?当官不与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当今之世,有几个当官的能为老百姓做好事?大凡都是官官相卫,这叫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倒不如潜心问佛,修成正果,普渡众生,造福人间。”

时光似水,日月如梭。转瞬,尚显已是十六岁的后生了,只见他生得丰姿英伟,相貌轩昂,齿白如银砌,红唇口四方,顶平额阔,天庭饱满,地阁流长,大耳垂肩,好一幅贵人像!

于是,郑枋送尚显去求功名。

尚显本就天资聪颖,十年下来,四书五经,诗词歌赋,无所不会,就是那深奥的佛理经书,他都能倒背如流,对于功名来说,真可谓唾手可得。当年就通过了乡试,而且夺魁。

难怪后龙山那棵千年古樟年年兰花盛开,就是冲着我儿尚显来的!郑枋那高兴劲儿就不必说了,立即为他打理行装,准备让他参加省试、会试,直到殿试。反正要一试到底。

郑枋还有一点不放心的是,生怕尚显说到做到,出家当和尚。于是,暗地里为他订了一门亲事,聘于嘉禾谢氏,名叫英莲。

父母的想法是,只有为他讨个媳妇,成了家,立了业,这样就可拖住他了。如果再有个一男半女,就可把他的离奇想法打掉。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样郑家也就有后了。

事不宜迟,父母及时择吉日与尚显完婚。

尚显听说后,十分诧异,不过,父命难违,再说,对于男婚女嫁,也有一点好奇感,于是,勉强依从,待应付过去再说。

拜过天地高堂,大礼完成,新郎新娘入洞房,尚显掀开新娘的红盖头,只见新娘眉黛春山,眼含秋水,一髻青丝分左右,双脸红润情脉脉,两只玉手纤纤巧,全身香气只袭人。尚显只觉似曾相识,面容莫辨。模模糊糊,耳畔似乎又响起了那歌声:

爱恋伊也爱恋伊,愿今生常相随,

愿今生常相随,与君长相随。

尚显不觉心旌摇荡,春意漾漾,意欲难禁,暗地喃喃自语:真是说什么王权富贵,怕什么戒律清规。只愿天长地久,与意中人儿紧相随。这一定是前世姻缘,不然怎会如此和谐,怎会如此动心?

英莲面带微笑,十分可人,待谐花烛。此情此景,任你是正人君子,任你是柳下惠再生,也会心猿意马,梦断巫山。何况是尚显?他本就凡尘未了,有此一段姻缘,当年同登凤辇,并倚香肩,共携玉手,骨酥酥,筋软软,那如痴似醉的情景又袭上了心头。现在,佳人就在眼前,怎能不重温旧梦?尚显将手伸出,英莲抬起两只纤纤玉手迎了过来,不料二人双手一接,却双方都扑了个空。尚显看着英莲却是水中月,镜中花,用手去摸,不能触其体,用语去激,不能传其声,眼能见,却不能相亲相爱,似真却是梦,似梦却是真。两茫茫,心焚似煮;凄楚楚,欲火难挨。英莲更糟,那一闪后,她根本就看不见尚显,突然间不知尚显身在何方。不知究竟为何,心中一团疑云陡起,如堕烟海,飘飘浮浮,不知所踪。

第二天早上,英莲见尚显仍在房内坐着,衣冠整齐,痴痴地望着她。英莲面带羞色,大惑不解地说:“相公,昨天晚上,怎么一下子就看不见你了,莫非……

“我也不知道。我是只能看见你,却摸不着你。” 尚显也感到莫名其妙,正想问她。心中暗叹:难道我真的只有念佛求经的命,而无夫妻之缘?

“你再摸摸看。”英莲慢慢地靠近尚显,温情地说。

“大白天了,还摸什么摸?”尚显说。

“我们已经是夫妻了,还分什么白天黑夜?”英莲说着就解脱了衣服。“你摸吧!”

尚显一看,只见英莲双峰突起,脸泛红光,娇嗔一笑,百媚具生,如何经得起这样的挑逗?一颗心突突地加快了跳动,刚熄灭的欲火再度燃起,而且更烈,于是,他伸出双手,又自向着英莲抱去,刚到英莲面前,却又是扑空。

“这是怎么回事?”英莲亲眼看到尚显扑来,却仍如昨晚,你说她惊不惊?

“我也不知道。”尚显也疑惑不解,这莫非也是前生注定的?

“唉!”尚显长叹一声,刚刚盟发的一丝爱恋之情迅即消失殆尽。

从此,尚显问佛之心更坚定。时时事事处处都避开英莲,连正眼也不敢瞧她一瞧,生怕又引动凡心,以免到头来又是水中月镜中花,凭添无限烦恼而已。

回门这天,也就是办喜事的第三天,这是新田的古老习俗,第三天,必须回娘家拜父母。回来后,母亲免不了要问女儿的洞房花烛事,英莲隐隐约约地将这一怪事告诉母亲。

“世上竟有如此怪事?”娘说。“我去找个八字先生来看一看!”

她们娘女俩就去问八字先生。

“我算了一算,东山岭村聚天地之灵气,吸日月之精华,岭秀露珠,佛光四射,该村当出佛祖,莫非就应验在尚显身上?!”八字先生说。

“照这样说,他就是佛命了?那要如何解呢?”

“我算得不错的话,佛命倒是佛命”八字先生说。“只有破了他的荤戒才能去掉他的成佛之心。”

于是,母女俩想方设法要破尚显的戒,吃了荤,破了戒,大概就不会有这种怪事了。

一天,  岳母特意将女儿女婿叫回来。

“今天没有什么菜,我杀只鸡给你吃。”岳母说。人说“小孩子爱糖,岳母娘爱郎”,这话一点不假。

“不要杀,我不吃鸡肉。”尚显推辞说:“我母亲怀我十六个月都没吃过荤,我也有十六年未开荤 ,今天怎能随意开戒?”

“今天你是客,我是主,我叫你吃你就得吃!”岳母说。

“你既然这样讲,我也不好说。”尚显说。“要吃,你就得给我吃只全鸡,不要让人分吃了!”

“好,我答应你。”岳母说。“只要你同意吃就行了!”

于是,杀了只大公鸡。席间,英莲的母亲一个劲地劝尚显吃菜,把两块鸡胸肉夹到他碗里。

“我说了不吃鸡肉!”尚显推辞地说。

“蠢女婿,鸡(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岳母娘笑了笑说。“你刚才不是说要吃全鸡吗?现在全的,都在这里,你一定得吃!”接着,顺势夹着一个鸡腿往尚显嘴里面一塞说:“这下你把这鸡腿弄脏了,看你吃不吃!”

尚显没法,拗不过岳母,只得随缘而过,开始吃起鸡肉来了。

“我要吃!我要吃!”这时,只有几岁的外弟进来嚷着要吃,母亲为外弟也夹了一个鸡腿,外弟接过就吃了个干净。

尚显趁此机会说:“家中还有急事要办,小婿告退。”

岳母见他如此说,反正戒已破了,目的已经达到,于是,岳母包好了鸡肉送他。

送至大江洞时,岳母将伞给他,尚显接过伞看了看,就到田中去洗伞柄,田中的水也不干净。“如果有口井就好了。”尚显想,就用伞尖向地下一点,没有想到,这一点不打紧,地下突然冒出了一股泉水,瞬间形成了一口清亮亮的水井,于是,尚显就在井中将伞柄洗了洗。

“这是我拿了的伞。”岳母说。“你连岳母都嫌了,将来成佛又有什么用?”

“不是我嫌你。”尚显说。“我闻到这伞有一股戾气,有冲煞,大概是那只大公鸡的阴魂未散。所以,我就得洗一洗。”

“看来,你既然能点地成井,一定是有佛性的了,那么,你将我女儿如何安置?”

“有女何患无家?”尚显说。“我与她已是有缘无分了,我料得不错的话,我祝她日后要开千丁!”

“这是什么意思?”

“嘉禾石燕有一胡姓,即为英莲之夫,命中有七男二女,新开一村,就叫千口村吧!”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如何使得?”

“佛家不打诳语。就此作别!”

尚显话刚落音,田洞中突起一阵旋风,夹着一道红光,在天空中转了几圈,直向尚显袭来,尚显顿觉头昏目眩。

“这是怎么回事?”英莲母女关切地问。

“没事。”尚显答。“意念神怡,佛根所至,报应,报应!”

看到这种情况,英莲母女知道他问佛至诚,无可挽回,尚显洒泪而别,再不回头。

英莲母女回到家中,只见刚杀的鸡依然在地上活蹦乱跳的,只是少了一个脚。

尚显得了这次教训后,问佛之心已铁定,什么省试、会试,等等一切凡尘俗事,统统丢弃于脑后。

这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

一次,舍利弗有事进王舍城,看见一个人,披着袈裟在街上走,态度从容,威仪严肃,觉得很是奇异,就跑近去和他谈话。

“先生,你的服装像是一位宗教师;而雍容肃穆的态度,表现着很有修养的样子。请问,你的大名叫什么?你信奉的是什么宗教?”

“我叫阿说示。”那人答道。“我信奉的是佛教。”

“什么是佛教?你们的老师是谁?”

“本师是释迦牟尼佛!”

“啊,就是那位迦毗罗卫国的太子,出家成佛后,所创立的佛教吗?我倒听见人家谈起过。那么,请教你们的教义是些什么?”

“佛陀太伟大了!”阿说示合掌恭敬地说。“佛教的教义也广博深渊极了。常听本师说:‘万有皆从因缘生’,这可能就是佛陀的中心理论了。”

“‘万有因缘生!’很好!你能不能说得具体一点?”

“可以的,就说这棵树吧!”阿说示指着路边的一棵树说。“这棵树的来源至关重要!首先要有一粒种子,这就叫‘因’,同时必须有土壤、肥料、水分、温度、空气等条件,这就叫‘缘’。由于‘因缘’的凑合,才能使这棵树生存,这就叫‘因缘所生’。如果,水土缺乏了,或是遇到了相反的打击,树就会干枯,就会死亡,终至消灭而无踪影,也就是说,万有的消灭也是由于因缘的!”

怎么会有这样的奇异怪梦?释迦牟尼,佛教始祖,万有因缘生,万有因缘灭,人生本就如此,早一天不生,迟一天不死,必得潜心参悟,理念新生,何不寻些经书,细细参禅?

村南有一个公馆,正对着笔架山,公馆后面有一间小屋,甚是清幽,尚显选定了这个地方,就天天在这小屋里坐起禅来。

父母还想劝他回心转意,对他说:“娃崽,‘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父母亲养你这样大,就算你没有夫妻之命,你也应该为父母亲着想,考取个功名,奉养父母。”

“爹娘,感谢你们哺养了我。可是,‘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不强求。’自从娘怀我十六个月,就注定了我的前程。十六年来,茹素难荤,这就是我吃斋念佛之命。如今又佛光罩体,不能近女色,这不是很明显地要我净心戒色吗?佛曰:‘修成正果,普渡众生。’我也只有随缘而过了。”

“你就这样绝情,丢下老父老母不管了?”

人生自古有归途,不是凡间随意留。

料得梵音萦梦处,莲塘悟彻万事休

  评论这张
 
阅读(58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